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影评>>特约影评人专栏>>方聿南的专栏

方聿南 加关注

独观影不如与众谈影

方聿南的最新影评

  • 挥手告别

    2019-12-21 12:41《叶问4:完结篇》

    11年前看第一部《叶问》时,我肯定想不到这个系列日后会出现这样一幕:叶师傅一席长衫,傲立美利坚某高校操场,赤手空拳教训校园霸凌。   这种乍听上去次元壁破碎的场景,不但真真实实出现在完结篇,而且丝毫没有画风紊乱,不但拍得很解气,还跟它要讲的东西非常吻合。   话说叶师傅漂洋过海给儿...[阅读全文]

  • 爱情关系

    2019-12-21 12:40《半个喜剧》

    爱情很少一开始就是爱情,它通常是从别的什么东西开始的,那些也很美好也让人念念不忘,但毕竟还不是爱情。   这个电影里的孙同和莫默爱得死去活来,但不得不承认相遇之初他们之间的还不是爱情。激情和歉意不是,安慰和感动不是,互诉衷肠和情趣相投不是。爱情就是爱情,不是什么别的东西,总有情...[阅读全文]

  • 叶问最后一战,是功夫电影的新希望

    2019-12-20 23:01《叶问4:完结篇》

    (文/黄小易) 2008年12月,《叶问》上映。 2019年12月,《叶问4:完结篇》来了。 无论是出于对演员、对叶问,还是对港片、对功夫片的情感,这个完结篇,都不得不看。 它不负所望,漂亮地画了一个句点,让人感到很满足。 更准确地说,不仅仅是观感上的满足,不仅仅是爽燃,它以由小入大的视...[阅读全文]

  • 众人皆醉

    2019-12-20 19:43《惊涛迷局》

    落魄渔夫联手美艳前妻谋杀求财,一个典型的黑色犯罪片开局,但总有些殊形诡状在隐隐作祟,那些不对劲越来越猖獗,直到乾坤倒转,世界观颠覆。   关于这个电影比较特别的是我阴差阳错看了两遍,第一遍光注意马修·麦康纳和安妮·海瑟薇搞阴谋,看到后面自然吃了一惊,于是第二遍也很自然地去找埋伏...[阅读全文]

  • 知道的是什么

    2019-12-20 19:42《只有芸知道》

    电影开头结尾都在提醒你这是真人真事改编,它小心回避了俗气的场景年代罗列,但故事讲到后来,分明有种流光易逝的沧桑感。   冯小刚前几年捧红过一首《时间都去哪儿了》,我看这个电影的感觉突然想起它。就是一眼望去岁月静好日子缓缓,回头猛发现时间跨度已经这么宽阔,扳起手指数一数,那么多人...[阅读全文]

  • 一个文艺中年的毁灭

    2019-11-17 11:03《长安道》

    范伟演的万正纲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是知识分子,不看重钱。他骄傲于或者说热衷标榜自己的出淤泥而不染,这是文艺爱好者最容易陷入的一种刻奇。这个犯罪电影,讲的是一个文艺中年的毁灭。   万正纲不但是文艺中年,而且是脑内剧场一触即发的文艺中年的顶配。动不动就能从文字创作上升到帝王将相...[阅读全文]

  • 天使练习生

    2019-11-15 22:52《霹雳娇娃》

    还记得电影开头,出任务的暮光女一边巧笑倩兮勾引花花公子,一边大谈“女人有选择的权利”,美色当前+耳朵起茧的政正滥调,让我心头一凉:莫非又是一部女权幌子的伪光正?   还好不到五分钟,这套煞有其事的伪装就抛得无影无踪,就像她卧底用的那一头假发随风而去。   不同于原版热门剧集和世纪初...[阅读全文]

  • 不轻易原谅

    2019-11-10 12:21《受益人》

    大鹏在我看来是个优秀演员,他明明可以凭有限几种角色在喜剧圈混上很久,却靴刀誓死一样几乎不重复自己。比如《煎饼侠》到《缝纫机乐队》一样是半自传,网络段子早已不见踪影,比如在《潘金莲》和《铤而走险》演的甚至不算喜剧角色。   《受益人》乍看是回归“小人物如何圆一个大谎”的黑色幽默,...[阅读全文]

  • 记住那个画面

    2019-11-09 21:54《决战中途岛》

    这是那种不控历史也分不清明星脸的最路人的观众也会忍不住看两眼的电影,它至少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热闹。   军舰、航母、潜艇、轰炸机、导弹、鱼雷,每一件都是大男孩梦寐以求的终极玩具。看那群幸运儿们气定神闲地调派军备,或是跳进驾驶舱,会让你突然在某一刻也想披上军装,去杀它个七进七出。 ...[阅读全文]

  • 专业的和业余的

    2019-10-28 22:00《催眠·裁决》

    一句话概括《催眠·裁决》的情节:催眠高手被坏人胁迫,不得不动用技巧去操控陪审团,同时试图反杀坏人。   胁迫他的人大概以为一切尽在掌握,或许因为催眠师已经退休,或许被绑走了女儿的他看起来并没那么淡定。这是他们犯的第一个错误,他们的失败在这个错误就注定了。   催眠师的工作本质是什...[阅读全文]